您好,欢迎光临百讯网
百讯网 > 社会民生 > 深度关注

现场|江歌案庭审第三天:刘鑫都说了啥?

百讯网(百讯网)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14 17:03:33   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

百讯网深度关注频道综合编辑】今天是江歌案开庭第三天。上午的庭审因为陈世峰的证人未到场而提早结束,但法庭并未透露未出场证人的身份。

下午,刘鑫作为证人出席。她并没有出现在法庭上,而是在隔壁的隔离室里,通过视频,参与这场审判。这是日本法院?;ぶと说囊恢址绞?,证人也可以主动提出。

通过视频,隔离室里的刘鑫、坐在检察官背后的江歌妈妈江秋莲、以及律师旁边的陈世峰三人以这种方式在江歌离世后第一次会面。江歌妈妈已不再直直地盯着陈世峰,她坐在那里,情绪也不像前两天那么激动;在辩护律师的视频中出现刘鑫的画面时,陈世峰也不再低着头,他慢慢地往屏幕前凑着,看着一年多前还是恋人的刘鑫,偶尔的时候,能看到他脸上的肌肉抽动一下。

现场

日本电视新闻中的陈世峰

今天庭审的最后,检察官问她如何看待被告人陈世峰时,刘鑫哭着回答:“我从来没想过杀人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边,他杀了我最好的朋友,还让我最好朋友的妈妈痛恨我?!闭饩浠八低?,下午的庭审休庭,江歌妈妈出去,又哭了一场。

一直以来,江秋莲一直纠结于刘鑫究竟有没有锁门,她设想了无数可能:如果刘鑫没有锁门,那么江歌是不是就不会遇害?如果两个人一起出去应对,是不是都只是受伤,而不是女儿一个人离开了自己?

在本次法庭上,检察官先对刘鑫提问,复盘了江歌案发生前的事情。

以下为刘鑫口述,本刊整理:

我跟江歌约定在东中野站见面。我们走着回到家门口。我先把大门门栓打开了。我(因为裤子例假脏了)路上就跟江歌说过要提前进去换裤子。到了大门口,我跑上楼进了卧室,从橱子里拿出来卫生巾和内裤准备换。这时候听见门口有女生“啊”的叫声,很短、很尖促,像是被人中止、叫到一半就被打断了。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江歌还没有进门,我猜想是她的声音。

我的第一反应是提着裤子去开门。我开了20厘米左右的小口子,但是门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撞了回来,力量非常大,很快很猛,我懵掉了。我又下意识开了一次,这次门完全没有推开。我不停喊:“三叔(江歌)怎么了,三叔你回答?!比迕挥谢卮?。

我当时就在想,声音之所以被中断,三叔一定是被人捂了嘴巴拖出去或者被人打倒了。我看了猫眼,走廊里的光很模糊,我看不清楚。我也推不开门,立马想要报警。拿了手机后,我打了110,但是没有马上接通。这个时候,我边等电话接通,边回到门口确认,喊“三叔你怎么了”,并让她马上回复我。

在此之后,一直到警察到来,刘鑫说她再也没有听到其他任何声音,也没有看到外面发生的事情。

检察官:除了“啊”的尖叫声外,你还听到了什么?

刘鑫:(报警)电话接通前,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

检察官:报警接通后呢?

刘鑫:我很紧张地向警察说信息,当时我很混乱,我没有听到声音。

检查官:110的录音显示,里面有门铃、有惨叫,你没听到?

刘鑫:我印象是没有听到的。

检察官:打了两次110?

刘鑫:是。

检察官:第二次为什么?

刘鑫:第一次电话,警察让我放心,说很快就赶过来。我很焦虑、害怕,觉得时间过了很久警察依然没有来,想要催一下。

检察官:第一次报警到第二次报警期间都在做什么?

刘鑫:我在坐着,我想着从猫眼往外面看,但是没看清楚。

检察官:有听到外面的声音?

刘鑫:没有。

检察官:你两次打110,和警察说明的情况属实吗(包括“姐姐倒下了,快点来”“姐姐的声音很奇怪,我很害怕”)?

刘鑫:都是我的猜测,我并没有看到。我脑海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。我觉得如果我当时不说出点什么事儿来,警察肯定不会来,所以我就凭我的想象在说。

现场

在东京地方裁判所门前等待的民众

在庭审即将结束的时候,法官又对刘鑫是否听到声音进行了确认。

法官:你打110的时候,报警录音里你有说过“姐姐倒下了,快点来”,你还想得起来这句话吗?

刘鑫:想不起来,(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),我只是想让警察快点来。

法官:你在报警中说,“姐姐的声音很奇怪,我很害怕”,你还记得吗?

刘鑫:那天在下雨,我只听见外面窸窣窸窣的声音,我觉得很奇怪。

对于刘鑫究竟有没有锁门以及刀来自哪里等问题,检察官、法官进行了多次提问,刘鑫给予了回答和解释。刘鑫说:“我没有锁门?!?/strong>

本次开庭中,检察官对刘鑫进入家门后有没有锁门进行了询问。

检察官:门锁锁上了吗?

刘鑫:门自动关上了。

检察官:你没有从里面锁上门吗?

刘鑫:没有。

在庭审后半场,法官又对是否锁门的问题进行了进一步提问。

法官:警察来了时,锁是什么状态?

刘鑫:我记忆中拧了下门把手,可以往外推。

法官:江歌家的门锁,如果在锁上的情况下打开,是一转把手就能打开,还是要有其他什么动作?

刘鑫:我记忆中如果上锁,需要拧一下小锁,你们可以去试一下,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。

在庭审第一天,网上流传了江歌案的卷宗中的一句话,报警录音显示,刘鑫当时曾说“把门锁了,你不要骂了”。今天,刘鑫对这个说法进行了阐释。

刘鑫:我当时想说,怎么把门锁了?你不要闹了。我以为外面(江歌)在跟我闹。我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报警电话接通了,所以前面“怎么”两个字没有被录上。

至于“骂”字,警察给我看口供的时候,我已经纠正过“骂”字,翻译老师还给我翻译了。之后,警察又让我对口供进行检查,当时我没有加上“怎么”,是因为警察只是让我核对,并没有让我补充。警察(当时)说一旦信息不准确,我说的话就没有用了。所以,警察没有问我,我也不敢多说,就没有解释。

现场

刘鑫之前见江歌妈妈时,也说自己没有锁门

刘鑫:我没有把刀递给江歌

在12月11日的庭审上,陈世峰陈述,杀人使用的刀是属于刘鑫,是刘鑫平常防身使用的刀具。今天,针对这个问题,检察官进行了提问。

检察官:家里有什么刀?

刘鑫:两把菜刀?

检察官:什么样的刀?

刘鑫:黑色的手把,刀刃是不锈钢材质,两把一样。

检察官:为什么两把一样?

刘鑫:以前我一个人住。在我没打工的时候,江歌会到我来这来玩,我们会用这把刀一起切水果、做饭。她觉得这把刀特别好用,我就陪她一起去买了一把。

检察官:家里没有水果刀吗?

刘鑫:没有,没见过。

检察官:这个照片(检察官呈现凶器同款刀具的照片)上的刀你有见过吗?

刘鑫:没有。

检察官:你曾拥有过这样的刀吗?

刘鑫:没有。

检察官:被告说你有把刀递给江歌,有吗?

刘鑫:没有。(文/王珊 发自东京)

(图片来自网络)


【编辑 小小】

相关热词搜索:江歌案 庭审 第三天 刘鑫